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迦德帝国_ 第二章:龙神学院-

时间:2021-04-07 15:3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横空牧野小说迦德帝国 第二章:龙神学院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司空羽慢慢睁开眼,他感觉浑身如针刺一般的疼痛。

    他现在正躺在一张很松软的床上,这个房间的摆设也是极为华丽,顶上有一盏巨大的透明的灯,上面点着八根巨大的燃烧着的蜡烛。

    远处的桌子上有一个用白玉雕成的摆件,是条龙。地上铺着用手工编织的图案复杂华美的地毯。

    司空羽听到了开门声,一个穿着粉红色长裙的女子端着个盆子走了进来。

    女子把盆子放在床的旁边一个用紫檀木做成的架子上,盆子里装满了水。女子从盆子里拿出一块白色的湿毛巾拧干,替司空羽擦去脸上的汗水。

    “呃,呃......”司空羽发出声音道。

    他现在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她,可是他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好像每一次呼吸都会有一种轻微的疼痛感。

    “你醒了。放心这里是元龙帝国,你已经安全了。”女子说道。

    “呃......”司空羽又试图发出声音,但还是徒劳无功。

    “你放心,带你来的内个人也没事。”女子又说。

    “你等一下。”说完女子就跑了出去。

    几分钟过后,女子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拄着拐杖,一条腿包着绷带的李乘风,和一位金发穿着盔甲的女子。

    在整个天武大陆盔甲只有将军与士兵才能穿,而在整个天武大陆只有一位女将军,元龙帝国冷璃。

    她原本学医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让她弃医从武。

    李乘风急切地跑到他面前,由于速度太快差点摔倒。

    冷璃扶住他把他搀扶到司空羽的床前。

    李乘风本来有很多话想对司空羽说,但是当他看到司空羽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司空羽本想挤出一个微笑,告诉他,他并没有事,但无奈他最终还是没能笑出来。

    两人四目相对,但是都没话说。

    冷璃率先打破了沉默说道:“没事,你再过三个月就可以下床走路了。还好这次有惊无险,你只是伤到了两条经脉,如果再伤两条你的修为可就要止步不前啦。”

    司空羽又想到了那件事,马车翻车他从车里爬出来的时候,左腿已是鲜血淋漓。他试图爬起来,试了几次但都是徒劳无功。

    突然他感受到肚脐上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接着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将他的身体充盈,好似直接取代了他原有的灵魂。

    当他回复意识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了这张床上。

    司空羽看着冷璃,她很漂亮姿色绝不比那紫裙少女差,甚至还要更胜一筹。

    他恍恍惚惚记起来那一头金发,那脚踩龙背英姿飒爽的背影。

    三个月过去了。

    司空羽终于可以下床走路,但是还是不能使用真气,甚至不能做大的动作。

    但对司空羽而言这就已经很好了,在躺在床上的三个月里,他听着窗外的鸟鸣,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才觉得能够自己走路是这么幸福,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是这么幸福,窗外的鸟鸣是如此的优美动人。

    他深呼吸了一下,吸入早晨清新而又有些微凉的空气。

    他并不感觉寒冷,只感受到了一种清醒。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他身上感觉暖洋洋的。

    他准备散散步,他在路上也会遇到一些人他们并不会打招呼,只是微笑着点头。

    司空羽漫无目的的走在,来到一栋建筑前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这栋建筑与其他建筑截然不同。别的建筑都是规规矩矩的宫殿虽然华丽但司空羽在迦德帝国也见过不少。

    但这座建筑有点怪,远远看去它好像是由很多个石头方块累积出来的。

    司空羽被这栋建筑所吸引,走了进去。

    是个美术馆,他走进去之后冷璃与李乘风也在着。

    经过三个月的休整李乘风的伤势也恢复的七七八八。

    “嘿,伤势好些没有?”司空羽对李乘风招手说道。

    “好多了,在等一个月就能完全痊愈了。多谢王子殿下关心。”李乘风恭敬地说道。

    “阿姨,也谢谢你救了我们。”司空羽有些胆怯道。

    “什么阿姨,要叫姐姐。”冷璃笑骂道。

    司空羽一下子笑的更胆怯,不,是更腼腆了。

    冷璃看着这个面前的小家伙,也笑了,脸上露出了两个酒窝。

    李乘风看到了那个笑容,他实在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位女士是元龙帝国唯一的一位女将军。

    司空羽与李乘风聊了几句后,就自顾自的在美术馆逛起来。

    直到他在一幅画面前停下,这幅画名为《回》。这幅画下方用浓墨重彩的笔调描绘了一群手拿标枪的士兵。上方则有淡淡的笔墨描绘了一群锦衣华服,排列有序的人。

    司空羽久久地看着这幅画出神,直到有一个声音问道:“你是个艺术家吗?”

    司空羽听道着句话一下子就笑了,转头看去问话的是个黑色头发有些微卷的女孩。女孩也在笑,笑的甚是可爱。

    “你觉得我像吗?”司空羽问道。

    “气质看起来很像。”女孩笑道。

    或许是听到了这里的笑声,冷璃与李乘风也走了过来。

    但冷璃看到那姑娘不紧不慢的跪下了:“参见公主。”

    姑娘漫不经心的说道:“起来。”

    司空羽问道:“你是?”

    姑娘道:“我叫司马妙音。”

    司空羽立刻明白了,司马是元龙帝国的皇族姓氏。

    司马妙音看着司空羽愈发觉得有趣,他知道了她的身份既没有惊慌也没有下跪,更没有百般讨好。

    司马妙音当然不介意这些,她本就对那些繁文缛节有些反感。

    司马妙音问道:“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不打算把你的尊姓大名告诉我吗?”

    司空羽风轻云淡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回轮到司马妙音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司马妙音嘴巴微张,过来很久才问道:“你是迦德帝国王子?”

    司马妙音话音刚落,立马意识的这句话不能问。

    司空羽撇了她一眼,突然感觉这个刚在还觉得可爱的姑娘,现在感觉怎么有这么一点点讨厌呢。不,或许是他自己自卑吧。

    他忽然感觉王子这两个字很可笑,国家都没了,狗屁的王子,他现在只不过是个顶着王子头衔,身穿华服的乞丐而已。

    但是面对着这位公主他还是假装风轻云淡的吐出一个字:“是。”

    司马妙音也松了口气,看来他并没有生气。

    司马妙音又问:“你真的杀掉过一个武皇级别的强者?”

    司空羽依旧风轻云淡道:“没有。”

    冷璃看着这两个家伙,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好歹自己也是个将军竟然被这样无视。

    冷璃道:“你们两个挺投缘啊,一见面就聊的那么火热。”

    冷璃话音刚落,司空羽和司马妙音都无来由的脸上飞起一抹绯红,脸上如同火烧似的。

    看到这一幕冷璃与李乘风都忍不住笑了。

    “龙神学院是什么?”司空羽问道。

    “是个学校,我还有很多元龙帝国的文官与武将都在哪里上过学哦。”冷璃道。

    “嗯。”司空羽说道。

    “哦,对了。你想去吗?我去跟校长那边说一声。”冷璃道。

    “可以吗?”司空羽问道。

    “可以哦。”冷璃微笑道。

    走出美术馆,阳光依旧温暖的洒在司空羽身上。

    司空羽百感交集,有些悲伤,但又有些开心。

    说悲伤国破家亡,不悲伤才奇怪。

    但看到冷璃与刚刚认识的司马妙音他又有些开心。他本来想到了元龙帝国,他这个所谓的王子会得到如同丧家之犬一样的对待。

    但是并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

    第二天。

    这一天,依旧是晴空万里的一天。

    司空羽刚起床,站在阳光下伸了个懒腰,就看到司马妙音跑过来,站在阳光下对着他甜甜一笑说道:“去学院吧。”

    司空羽看着她,金色的阳光温暖的洒在她身上。

    这个场景如果画成一幅画的话,一定是幅名画。会让人感觉一切都很美好,一切都还充满希望。

    “嗯。”司空羽应了一声说道。

    龙神学院。

    黑色铁栅栏的门缓缓被打开,两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分别站在门的两边,身子直的像两杆标枪。

    看到司马妙音他们并没有跪下行礼,司马妙音也没有和他们说话。就好像这两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司空羽远远地就看到那栋宏伟的尖顶式师建筑。左右对称,中间的尖顶墙上画了一个龙的头颅整栋建筑看起来甚为壮观。

    司空羽和司马妙音还未走近就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喊道:“司马妙音。”

    此人是一位男士身长八尺其貌甚伟。腰间佩着一把刀,这把刀古朴无华,但司空羽却知道,这把刀绝对不是街边铁匠铺那些劣质的铜铁打造出来的刀所能媲美的。

    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气息,这股气息并非杀意,但也足以令人胆寒。

    司空羽知道,这股气息是这把刀所发出来的。

    司马妙音介绍说:“这位是司空羽,这位是司徒冲。”

    司徒冲爽朗的笑着与司空羽握手道:“你好。”

    司徒冲的笑声尤如雷鸣震耳欲聋,这倒让司空羽的声音无来由地小了许多。

    只听司空羽像害羞的姑娘第一次见到陌生人一样说道:“你好。”

    司徒冲听到看到司空羽这样不禁更觉好笑道:“你这样子怎么和我弟弟一样啊。”

    司徒冲话音刚落就听后面有人小声道:“哥哥你瞎说什么呀。”

    只见此人穿着一席白衣干净如雪,手中拿着一把折扇,黑色如泼墨般的头发像瀑布似的洒落在少年的背后。

    司徒冲笑道:“我可没瞎说,你和他真的很像,都有点像女人。”

    司马妙音转头看向司空羽,不知司徒冲这无心的言论是否会惹他生气。见他不怒反笑,她才放下心来说道:“那位穿白衣的是司徒云,是司徒冲的弟弟。”

    司空羽:“嗯。”

    司马妙音看了看他不再言语,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就莫名其妙的很在乎他的感受。

    她有很多次想过这是为什么,但是无奈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

    司徒冲把自家弟弟拉过来道:“这位是司徒云。”

    司空羽与司徒云握手道:“您好,我叫司空羽。”

    司徒云道:“您好。”

    四人共同在学院里逛了一圈,学院虽然宏伟壮观,但并没有给司空羽什么震撼,他怎么说当年也是迦德帝国的王子这点世面他还是见过的。

    司徒冲问道:“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武士中阶。”

    司徒冲与司徒云的神情一下子都有些奇怪,能入龙神学院的不是位高权重的世家子弟,就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人物。

    看司空羽的年龄也有十七岁上下,十七岁武士中阶并不稀奇,但也只道是寻常。在龙神学院十七岁就已到武尊中阶的人也大有人在。

    此时与司空羽同行的司徒冲就是武尊中阶,司徒云是武尊初阶。

    看司空羽到现在还是这个境界,若说他是天才,他们总有些不太信。当然也有可能,现在的元龙帝国国王司马羽川在武士巅峰境的时候就止步不前,试了各种灵丹药酒都毫无效果,直到二十六岁那年,她直接跃过了武尊境界,直达武皇境。

    现在虽看不见国王动手,但谁也不敢小看了这元龙帝国近百年来唯一的一位女国王。

    司空羽看到司徒兄弟那怪异的眼神,也不打算理会或解释什么。

    他不解释,有人替他解释。

    只见司马妙音说道:“你们可别看他只有武士境界,他可是击杀过武皇级别的高手哦。”

    话音刚落,司徒冲就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那嘴里绝对可以塞下一个苹果。

    司徒云虽然没有像司徒冲那么夸张,但脸上的神情就足以显示其惊讶程度。

    如果是别人说的这句话,他一定会问这人是不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

    武士中阶击杀武士高阶的有,若是天赋异禀之人或可击杀武士巅峰阶,或可在武尊初阶强者的手中逃走。

    但若说武士中阶可以击杀武皇境界的强者,那可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

    但是这话从元龙帝国唯一的公主,将来或可继承王位的司马妙音嘴里说出来,没人会觉得这是笑话。

    司空羽道:“不要乱说。”

    司徒冲道:“高手不露相啊。”

    司徒云道:“又来了位高手。”

    司马妙音站在一旁,看着司空羽苦恼的样子,总觉得很开心。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