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后宫遍布全世界(快穿)_ 75.4.3 恐怖列车-猫眼-

时间:2021-04-07 19:1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辰沙Asa小说我的后宫遍布全世界(快穿) 75.4.3 恐怖列车-猫眼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此为防盗章  (对不起啊,我们好像无法愉快的交流,怎么莫名其妙就要给我教训了!)方钰瞥了他一眼。

    正巧燕殊岚掀起眼皮看他,“你那是什么眼神。”

    方钰,“给智障多一点儿关怀, 不要跟脑残一般计较!”

    唇角勾起一抹略显凉薄的笑, 燕殊岚俯身, 扣住方钰的后脑勺, 五指微收, 抓着他的头发, 迫使他不受控制地仰起头,露出脆弱白皙的脖颈,亦如献祭给猎人的猎物。

    “你不会要舔我脖子吧?”

    “被你说中了。”

    “桥豆麻袋,难道不应该是我说了, 你就会觉得, 啊这个人竟然看穿了我的心思,我一定要反着来, 然后狠狠嘲讽我一下, 最后拂袖而去吗啊……呃……”

    头皮被猛地一扯,方钰没忍住叫出声。

    燕殊岚眯着眼, 一边暗叹此人真是祸害,一边忍不住心底**,低头啃上方钰的脖颈,留下一串证明他爱得有多深的痕迹,动作之间,不忘记抓扯方钰的发丝,让他发出细碎的低吟。

    方钰忍着疼,垂着眼,“我的将军,我……啊……我跟你说……你这样……嗯……是不行的!像你这种……虐待受……强迫受的……渣攻……啊啊啊……轻点!是会注孤生的我跟你讲!会被读者们撕逼!你要是……惹了我,我就消失不见……啊!然后你绝望崩溃的满世界地找人,找到人就跪门口或者阳台下淋个三天的雨,然后为了救人流血受伤以身挡子弹,我也不会感动的!因为我就是一个这么绝情的人!”

    说了半天,方钰突然愣了一下,他往下一瞥,燕殊岚不知什么时候把他的衣服褪到了腰间,黑乎乎的脑袋正在舔他的胸口,方钰以前不知道什么叫做生气,但现在,他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说不当说!他抬起脚想要踹人,可燕殊岚是谁?两人的武力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轻轻松松把他抬起的腿挡下,然后抱着那条腿开始啃!

    方钰很艰辛地弓起身,摇着燕殊岚的肩膀,“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燕殊岚重咬了一口眼前滑溜溜的大腿内侧,似乎很不耐烦他的打断,“没有!”

    (对不起,我尽力了)方钰重新躺下去,像一条被捉到岸上的鱼,被人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翻了又翻,刮了又刮!后面好像还用上了道具?

    最后方钰自然昏迷,等醒过来的时候,他再次体验了一把“我是谁,我在哪里,我的四肢去哪儿了”的感觉,不过这次比上一次要好很多,他该庆幸自己耐力提高了吗?

    “起来。”燕殊岚回到帐篷,重新抱着一套衣裳进屋,“把衣服穿上。”

    方钰懒懒的,不想动,唇角勾起一抹嘲弄,“我还以为你更喜欢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燕殊岚静默片刻,突然低声笑了,“到底起不起来?”

    方钰翻了个身,“你把我弄成这副样子,没有兵符我起不来!”事实上,只要智商在线的都不会说兵符这种敏感的东西,可是,这就是一个爱上他就会自动上“智障掉线”buff的世界啊!他也很忧伤,他明明想靠才华,一点儿都不想靠声音……

    不过,方钰这么问还有一个目的,他要测试一下燕殊岚对他的爱意到底有多深,他的声音虽然能让所有雄性物种爱上他是没错,可爱意这种的东西也有深浅,每个人对爱的理解方式也有不同,谁知道在燕殊岚心中,他对他的爱能否比得上其它?

    随后方钰看着燕殊岚翘起的唇角忽然凝固,鬼面具下的那双眸子变得锐利起来。

    燕殊岚轻哼了一声,漫步走到方钰跟前蹲下,然后伸手摸到他后面,掏出一枚柱体形状的镂空九龙玉雕,抬起眼斜睨着呆住的方钰,“我不是早就给你了吗。”

    方钰一把抢过镂空九龙玉雕,上面还残留着某种不能说的晶莹。

    对不起,这个世界不适和他这种高智商的玩家玩耍,方钰心中一边吐槽,一边将玉雕往燕殊岚身上蹭干净,然后一点儿心理障碍都没有,挂在了自己脖子上,随后看燕殊岚有点儿无语,他好心宽慰道:“年轻人,你还是太年轻,想用这种办法让我恼羞成怒是没用的。”

    燕殊岚后来可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撂下一句在外面等他便离开帐篷来到了外面。

    副将穿过巡逻的士兵,远远看了一眼燕殊岚,猛地顿住脚步,他有一些重要事情要禀告,可将军那乌云罩顶的模样,跟一个青天白日的厉鬼一样,他不敢去找死,他猜测定是昨夜将军带回来的少年不识趣儿,惹将军生气了。可这个消息关系甚大,不能不报。

    副将焦躁的在原地打转,等他再转一个来回的时候,赫然发现燕殊岚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他身后,差点没吓个半死,“将……将军……”

    燕殊岚淡淡嗯了一声,“王副将。”

    副将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将军还是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将军,于是躬身道:“是这样的……您带方钰公子回来之后,林大人把那个医师还有三个战俘区那边的士兵叫过去问话了,暗卫只听到林大人说要给方钰公子做主,把他们都看押起来,听说被折磨得很惨。”

    燕殊岚轻轻拖着他的手,示意他起身,“一些无足轻重的人,随便他吧。”

    王副将担忧道:“我是担心林紫棠会对将军你下手,他向来跟您不和。”

    燕殊岚,“不用管他,我们还有几日到驻地?”

    王副将,“两日,驻地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一个会制造武器的人要来投靠将军!”

    指腹轻轻摩挲面上的鬼面具,燕殊岚沉吟道:“近日来投靠的还真挺多啊?”

    王副将笑呵呵道:“说来也是,最近几天真是乐趣无穷。”

    近日穿行恶鬼岭,殷**队前前后后遇到十几次刺杀,若单数被刺杀这也没什么,反正也不会刺杀成功,但这一次刺杀的劲头尤其猛烈,最近一次便是昨夜,当时方钰睡得沉,并没有听到战俘区传来的一身巨响,那声音仿佛要将山石都炸开似的,不少士兵听到声音纷纷赶去,却见那一大片山壁上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与此同时,战俘也丢失了十几人!

    王副将还跟燕殊岚讨论过,对方到底意在刺杀,还是救战俘?战俘中难道有谁的身份不简单?王副将觉得是后者,前者是为了给后者遮掩,而燕殊岚觉得两种情况的背后还有一个更隐藏的目的,他的直觉向来很准,王副将只能多派人手,连夜探查!

    这一查就查到林紫棠身上,林紫棠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一趟白云那里,因大家知道两人不和睦,众人都以为林紫棠想把在将军这边受的气,从白云身上找回来,就没人管他,直到白云昨夜回来找燕殊岚,随后燕殊岚去了林紫棠帐中,带回方钰。

    后调查方钰为何出现在白云那里,便发现了有一处山区明显被马匹踩踏过的痕迹!

    整个行军中,只有主军有马匹,马蹄铁下且有烙印,而那处痕迹,经专人考察后,烙印与主军马匹一致,后查证之后,军队中的确丢失了一匹战马,这说明什么,行军中有内贼,更好笑的是昨天被轰炸的地方恰巧就是白云放风的所在地。

    若说林紫棠勾结梁国太子,这不是没可能,毕竟只有他整天最关心白云的下落不是?可若说仅仅只有一个内贼,就不对了,林紫棠的战马还在,而丢失的那一匹战马却是一个跟林紫棠并无交际的小士兵的战马,前不久来了个挑拨离间(没错,在燕殊岚眼中)的医师,现在,又说驻地那边有个武器师投靠?这来的人,本事越来越不小了。

    王副将犹豫道:“方钰的身份,要不要……”

    燕殊岚,“不用了。”

    王副将点点头,换了一个话题,“我们收集了一些那地方的土屑,到底是什么武器造成的还不清楚,威力比火炮还要强大,梁国如果有这样的武力,那就糟了……”

    燕殊岚,“不是梁国。”

    “那……”

    “是那些外来者。”

    王副将,“外来者?”

    燕殊岚勾起唇角,没有多说,等到王副将离开,他足下轻点,一个飞身便落在不远处的兵器架后。

    头顶猛地射下一大片压迫的阴影,方钰慢慢站起来,“我如果说什么都没听到你肯定不信,那好吧,我全都听到了,我如果跪下,你能饶了我吗?”

    燕殊岚摇摇头。

    然后方钰往地上一滩,“来吧,我准备好了。”

    燕殊岚突然觉得,他要是不做点儿什么,都对不起方钰的倾情演出。

    方钰表示,没事,就当在某宝上买个按|摩|棒,收到货后发现按|摩|棒变成了电|动|棒,忍一忍吧……只要不虐身,几个小时后他又是一条好汉!

    李从吓了一跳,躲在墙角里,见鬼似的瞪着沈立轩手中的斧头!

    浓郁的硝烟味扑面而来,哀嚎和呻|吟声无比清晰,不用去看,也能在脑海勾勒出窗外是怎样的惨烈。

    “再见了,如果有缘,算了,反正也见不到了。”沈立轩摸了一把鼻子,自认为很潇洒的一脚踏上窗台翻了出去,很快消失在街角。

    李从沿着墙壁滑落,脸上带着犹疑和惊慌,目光不由自主飘向方钰的位置:“方钰……我们一起走吧,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充斥在空气中的嘈杂也没有破坏方钰周身的静谧,他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李从,在对方耐心告竭之前,慢慢点了点头,起身往门外走去。

    李从犹豫了一下,想说时间还没到,但看方钰打开了门,他没有办法只好跟上。

    外面的事态显然比方钰想象中还要差,眼下放火烧城时间未到,殷**队却早已入城,之所以将烧城时间延至晚上,也是借此在城中休息,养精蓄锐。

    殷国民风彪悍,由鬼将燕殊岚带头,在他们眼中,敌对国家的人不能称之为人,手下败将就要有手下败将的觉悟,他们对这些手下败将做什么都是正确的!

    为了保命,所有人都在狼狈逃窜。

    方钰躲在街边一个小摊底下,猫着身子。外面街上,殷国将士们赶了一波又一波的人,甚至他亲眼看到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因为反抗,被几个士兵在身上插了好几刀,而且就在离他不远处……

    只是让方钰惊奇的是,他竟然没有觉得害怕。

    除此之外,还有混迹在人群中的亡命之徒和贼寇,为了浑水摸鱼特地搞事儿,引来殷国的巡逻队,要不是还有梁国的守卫队护送这些百姓,恐怕死的人还会更多。

    方钰看了一会儿,放弃寻找守卫队的帮助,相信以鬼将的心智,守卫队的存在一定逃不过他的眼睛,到时候跟他们走,恐怕凶多吉少。

    只是他设想得很美好,却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安全感明显不足的李从,他一看到守卫队出现就兴奋了:“方钰,走,我们过去!守卫队会保护我们的!”

    生命受到威胁真的会让一个弱鸡变成战斗机,蹲在地上一直默念看不见咒语的方钰直接被李从抓着手腕扯出来,如同追逐梦想的鸟儿一样,朝前方的守卫队狂奔而去……

    方钰惊呆了,他竟然挣脱不开李从这个弱鸡的爪子!

    大家同为宅男,为什么要彼此伤害?

    李从,你已经被作为主角的我讨厌了你造吗!

    心中吐槽的后果就是,方钰没注意一脚踩在衣摆上,整个人往前摔去。看着眼前的大地,方钰用尽生平最大的力气抽出手,挡住脸,然后他就听到手腕骨和手肘骨咔嚓一声脆响。

    守卫队正护送着百信们远离,李丛心中万分急切,他看了一眼还趴在地上(手疼撑不起来)的方钰,内心天人交战,不过很快他就没有选择。

    殷国的将士们提着血淋淋的长刀追过来,李从在人群的推搡间,逐渐远离了方钰,他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同伴,毫不犹豫地别过了头。

    此时,一个长得十分彪悍的士兵已经站在方钰跟前。

    士兵皱着眉打量眼前的少年,目光十分露骨的在方钰裸|露的胸口,白皙圆润的双肩上徘徊,看了一会儿,心中颇为失望,可惜是个男人。

    士兵举刀打算砍下方钰的脑袋,不想对方撑起上半身,莹白如玉的胸口在凌乱的衣裳下若隐若现,他轻轻抬起手腕,揉了揉,眉头微微蹙起,因为疼痛,唇齿间溢出一道细小的呻|吟。

    士兵整个人都僵住了!

    浑身血液尽数汇集到脸上,五大三粗的大汉子第一次闹了个大红脸。

    方钰看着一片青紫的手腕,无奈叹息,轻轻一碰就留痕迹这种污污污的根本不符合他这种主角的人设,主神系统助手能修复他的脸和舌头,怎么就不帮忙强化一下他的身体?

    想到这茬儿,心情就有些不美丽,方钰淡淡掀起眼帘,朝眼前士兵勾了勾手指。

    士兵猛地一颤,手中大刀被当垃圾一样丢弃在地,就在他要朝心目中的男神走过去的时候,一把刀突然穿过身体,在胸口处露出一截刀尖,士兵转过头,看到的是同为巡逻队的成员那张满是嫉妒狰狞的脸。

    “就你这样的,还想跟我抢人,美人儿,我才是最喜欢你的!”抽出刀,一把踢开尸体。

    “妈的!你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就你也配!”又是一刀入体的声音。

    “他在看我,他在看我!”

    “滚你丫的,他明明是在看我,你去死!”一颗人头高高飞起。

    ……历经一炷香时间后。

    “我……我才是……我……我爱你……你要好好……活着……”

    方钰看着仅剩的还站立的人最后吐着血,说出遗言后倒下。他叹息了一声,这就是一群人听到他声音后的后果,尤其在这种人命如狗一样的年代。

    他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声音很特别,有一种很特殊的天赋能力,那就是凡是听到他声音的人都会瞬间爱上他,爱得失去他就像失去整个世界那样。

    小时候他还不太明白,那种新闻里常常会发生的猥亵儿童的事件经常在他身上发生,但绑架他的那些男人却又因为爱他,不敢真正对他动粗,所以他才能茁壮成长到现在。

    唯一有一次,他遇到了一个变态,把他关在笼子里,要他哭给他听。他哭了三天三夜,嗓子都哑了,也是这一次,他又知道,受他声音影响也有深浅性,这要看被影响到的人的本性,而对他爱的深浅也决定影响的力度,他在发不出声音后的第七天,那个变态放了他,后来自首蹲监狱去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